Show MenuHide Menu

点米视频草莓视频app黄

2021年6月29日

..co,最快更新许我向看最新章节!

白洛迩清莹的瞳孔剧烈地收缩了一下,却又在昭禾落入水中之前反应过来,飞掠而去将她拥在怀中。

因为她长大了,而他还是孩童身体,居然手臂太短,不够将她横抱起来。

白洛迩唯有跟着长大,化作本尊长长银发跌宕,将昭禾公主抱起,瞬移回了昭禾的房间。

他将她放在床上,一把抓过被子将她捂了个严实,又像是触到了烫手山芋一样整个人弹开两米,再急急转身,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如有余韵,也是那修长白皙的指尖,轻轻捻着衣袍,几不可闻地搓了搓罢了。

昭禾整个人都是懵的。

她冷静了一会儿,问:“我……”

“乱吃了虚空丹吗?”白洛迩转过身,面色平静地凝视着她,表情严肃,目光清冷,耳根微红:“昭禾,总是这样不听话!屡屡闯祸!”

昭禾望着白洛迩,心怦怦跳起来:“我长大了,干嘛跟着我长大呀?”

白洛迩:“我……”昭禾:“我在水中游的畅快,没想到要吃什么,无意中打开了戒指上的宝石暗格,那个写着虚空的瓶子飘在我面前,我本不想吃,又想起这或许是我娘亲制成的药丸,我从

来没吃过娘亲做的任何东西,就是、就是想尝尝味道而已。”

清纯妹子眼睛好大休闲居家写真

白洛迩见她不思悔改,还满满的借口,想到明日年夜饭还不知道怎么让她出场,更是头疼,不由咬牙切齿了几分:“就不怕是毒药?倒是什么都敢吃!”

“不是说过我娘亲是大爱在心的人吗?那样心系天下苍生的女神,怎么可能制造出毒药来!”

昭禾脱口而出的反问,让白洛迩无言以对。他握紧拳头,也不知道自己在生什么气,看着她拥着被子只露出一颗脑袋,沉住呼吸:“知不知现在长大了,就回不去了,明天还要不要见清禾?还要不要见阿奶

?”

昭禾仿佛被人戳到痛处,两眼一闭,眼泪跟着夺眶而出:“那要怎么办嘛!已经这样了,我有什么办法!”

“别哭了!”

“以为我想哭啊!”

“闭嘴!不许哭!”

“我就哭!我就哭!”

“……”

“呜哇~!”

半小时后。

白洛迩拿了一块干净又温热的毛巾出来,递上前,温柔道:“别哭了。”

昭禾斜了他一眼,接了毛巾,擦擦小脸。

擦干净之后,她望着白洛迩,问:“我现在的模样怎么样?我长成什么样子了?”

其实,昭禾房间里有不少柜子都是带着玻璃的,有一面梳妆台还是带着镜子的,白洛迩进洗手间的时候,她就专门盯着瞧了又瞧,差点被自己给美死。

真是太美了。

反正她都不相信这世上还有她这么美的人,难怪她不是人呢!

眼下,擦干净小脸,她就想让白洛迩看看自己,看看是不是比青狐美,是不是最美,看看他会不会惊艳,会如何赞美自己。

白洛迩一愣,凑上前,细细打量着。

他仿佛也对长大后的昭禾很感兴趣的。

他看了又看,回身站好,很认真地回答:“放心吧,五官端正。”

昭禾:“啊?”

白洛迩又道:“我没有发现哪里特别不好看。”

昭禾:“……”

白洛迩接了毛巾,轻叹一声:“我让人去给准备衣服。然后我们再商议一下,怎么跟阿奶他们吃年夜饭。”

话落,他目光转移到昭禾捏着被子的小手,瞥见那枚戒指,掌心一收,戒指便回到了他的手里。

昭禾急了:“我娘亲的戒指!”

白洛迩只道:“以后,我还是不能对太心软,不然总让闯祸。”

他收了戒指,转身走了。

昭禾待在被子里,心里不平衡。

她又抱着被子下了床,探过身子瞧着镜子,明明美的不能再美了,美的快要窒息了,美的摄人心魄,美的闭月羞花了,怎么他是瞎的?还是装的?

昭禾努努嘴,想到娘亲的戒指被收回去了,她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在干嘛?”

“啊!”

白洛迩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

昭禾吓得一转身,手中的被子掉在地上。

她再一次光明磊落地出现在白洛迩的面前。

她像是吓傻了,整张小脸红的透血,却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白洛迩饶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却也有了片刻的怔忪,紧跟着,他一步一步朝着昭禾的方向走了过来。

他提起被子,披在她身上,将她裹起来。

一件小衣服,展示在她眼前:“这是最贴身的一件,穿在里面的。”

他丢在床上,又拿起一件:“这也是,不过是穿在下面的。”

他再丢在床上,又拿起另外一沓:“这些都该懂的,都是秋衣秋裤,保暖的羊毛衣跟毛裤。这是首都近年流行的面包服,里面是鸭绒,薄却暖和。”

其实,白洛迩给昭禾准备了一套新衣,给她过年穿的。

可惜的是,白准备了。

她现在长大了,穿不上了。

昭禾望着那些衣服,又望着自己长到膝盖的黑发,问:“那我的头发,一会儿帮我扎吗?”

在山里的时候,就是白洛迩的一双巧手给她扎头发的,他会好多好多花样,把她打扮的跟年画上的娃娃一样好看。

来了城市,也是白洛迩每天给她梳头照顾她。

可如今……

白洛迩面色复杂地开口:“现在长大了,总不好让我……”

“可我不会,”昭禾委屈道:“我就想让给我梳头,也不想让旁人碰我的头发。”

白洛迩沉吟着。

让旁人碰龙儿的头发?哼,自是不能的!

“好,先穿吧,然后我给梳头。”

“嗯嗯。”

白洛迩转过身去,提着椅子背对着她坐在书桌前,手中拿了一本书,静静翻阅着。

而身后,传来她穿衣服的悉悉率率的声音。

白洛迩漂亮的喉结动了动,忽而端起昭禾上午喝剩的还没来得及收的牛乳过来,咽下一口解解渴。

昭禾穿好了,跑到洗手间取了一把梳子出来,乖巧地递上:“给!”

白洛迩接了梳子,望着她。

当初的小豆芽菜,养肥成了小童女,又养大成了美少女,白洛迩眨了眨眼,依旧觉得心情复杂。

他起身,让昭禾坐在椅子上,他站在她身后耐心地梳理。

昭禾的头发实在是太长了。

可是发丝顺滑,触感极佳,他握在手中,虽然不舍,却也还是问了问:“街上有美发店,要不要去把头发剪一剪?”

昭禾红着小脸,瞧着自己长发飘飘的模样,心中欢喜。

因为白洛迩此刻,正是一头华发倾城如雪,如瀑如雾,唯美而下,与她的长发,很般配呢。

“不剪。”

她低下头,隐匿住心中小小的窃喜,又道:“我喜欢这么长的头发。”

喜欢跟一样长的头发。

白洛迩:“随。”

他捏着她的头发,比划半天,最终给她额顶抓了个公主头,下面辫了两个粗粗的麻花辫,就挂在她胸前垂下去。

他本想着让她身上收敛些仙气,多一些俗气,好让她更容易掩埋在茫茫人海之中。

可是,即便是挂着两只麻花辫子,昭禾一颦一笑、眉眼神韵,却更显灵动鲜活了。

因为她一整张清伦的容颜都露了出来。

因为她明亮的双眼是举世无双的璀璨水晶。

昭禾站在镜子前,照了照,满意极了,又屁颠颠跑到白洛迩面前转了圈圈,问:“白洛迩,看,我长大后的样子还好看不?”

白洛迩将梳子放在桌上,表情淡淡,老神在在:“一般般吧。”

昭禾:“……”

白洛迩见她瞪着自己,气鼓鼓的,好像随时会发作的样子,不免好笑。

终是又自下而上地好好看了看她,再道:“没给爹娘丢脸,姑且还算得上清秀。”

昭禾气闷道:“那,是我好看,还是青狐好看!”白洛迩凝眉,不悦道:“怎可自降身价跟那些媚俗之物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