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MenuHide Menu

麻豆传媒种子

2021年6月29日

秦岚这小妮子跟踪叶谦和凌珑也就算了,居然还给这次跟踪起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名字叫做小卫星计划。『.』23txt.小卫星计划是什么那就是方妙歌和秦岚好像两颗小卫星一样的照耀在叶谦的头顶上仔细监视着叶谦和凌珑的一举一动。

要说创意秦岚这小妮子还真是有些,不过在叶谦看来她更多的还是鬼机灵而已。

因为没车,所以叶谦和凌珑就这样散步式的出了校门,然后并肩行走在临海的街道上。反正离电影开场的时间还很早,所以两人也是很享受这种漫步的时光。尤其是凌珑,低着头,脸上永远露出甜甜的笑容,和自己喜欢的男生一起徜徉在街头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

不过凌珑到底是天生内向,再加上家庭条件,总感觉有些自卑。

一路上叶谦和凌珑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凌珑只是低着头,几次鼓起勇气想要伸手牵住叶谦的手掌,不过最终还是放弃了。

红扑扑的脸蛋,凌珑偷偷的瞟着叶谦,心中不知是羞涩还是娇嗔:这个木头,人家都做得这么明显了还不明白,难道真的要人家主动的牵他的手吗?哼,笨死了!

女孩子多少都会矜持,凌珑也不例外。如秦岚那般大胆豪放的女子又有多少呢?

凌珑的小动作其实叶谦早就现了,不过叶谦现的可不仅仅是这个,还有跟在自己身后的两条小尾巴。这到是让叶谦的思绪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那段无忧无虑的岁月当中。他的眼睑微微动了一下,欣然的笑了起来。

不过这第一次约会还是让叶谦放松了警惕,他没想到就在这条临海大街上,还有第三股势力在盯着自己。

距离叶谦和凌珑很远的高楼上,一身黑色皮衣的妙龄女子正拿着望远镜嘻嘻笑着,注视着街道上的叶谦:“啧啧,没想到啊,真没想到,这家伙还是个花心大萝卜。前几天刚跟两名女孩子约会吃饭,今天身边的女伴又换掉了。不过说实话他还真是生了一副好皮囊,怪不得有这么多女孩子喜欢他!”

“老九,怎么着,你还惦记着那块小鲜肉呢?”妖媚女子身边的年轻男子嘻嘻笑了一声,打趣道:“你可别忘记了,他可是我们的猎物,你应该是不会爱上自己餐盘里面的猪扒的对吧?”

叫做老九的女孩子轻魅的舔了一下自己的丰唇,咯咯坏笑道:“老八,爱上和上那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不是吗?”

清新纯白淑女边走边拍

老八一愣,差点笑岔气,狠狠的白了老九一眼道:“老九,你好歹也是个女孩子,要不要这么污啊!”

“你管我,我高兴!”老九回身就呛了老八一句,然后叹息道:“哎,这么帅的一个男孩子,可惜了,真是可惜了,今天晚上他就要去阎罗殿报到了!”

老八无奈的瞥了老九一眼,心道:装,你就继续装吧,我还不知道你这小妮子,也就是嘴上功夫。

老九默默的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抬头望了一眼对面一脸沉静的五号,不解道:“五号,咱们计划不是预定好后天动手的吗,怎么突然这么着急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中年人五号苦笑了一声:“还不是楼天曾那个家伙,在临海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来。如果我们再不抓紧时间动手,恐怕接下来我们的事情就很难办了。要是世界警察联盟派人来临海,我们恐怕就很难从临海走出去了!”

老九和老八几乎同时撇嘴,不屑道:“又是那个惹是生非的家伙!不过是对付一个小孩子而已,真不懂为什么要找他?”

五号再次苦叹了声,摊手道:“没办法,谁让人家是龙象境界的高手呢?”

“五号,那家伙已经离开了我们的视线,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老八一直站在楼上注视着楼下叶谦的动态。叶谦和凌珑虽然是以散步的步伐向前走,度虽然不快,但在他们说话的空挡,也就慢慢的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当中。

五号冷笑了一声道:“通知鹞子,让他盯紧那小子,看看他今天晚上到底要做什么,然后我们在力一击,务必让这小子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见五号狠,妖治的老九再次叹息了一声:“可怜啊,可惜啊!”虽然这般说着但是从老九的眼中没有看到丝毫怜悯和同情,看到的却是一脸即将杀戮的兴奋。

携手凌珑闲逛的叶谦并不知道危险已经离他越来越近了,整个临海似乎都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方妙歌和秦岚此刻就好像两只专业的小间谍一样的,一路躲躲闪闪的跟在叶谦和凌珑的身后,时不时的会隐藏踪迹,搞得好像是oo7大片一样,好死不死的是秦岚这小妮子还感觉很刺激,很好玩一样。

“妙歌,快点,快点,咱们可不能跟丢了啊!”

方妙歌无奈的瞥了秦岚一眼,心道:这小妮子哪里有半点紧张担心的样子,到好像是在玩游戏一样!

叶谦和凌珑两人并肩在前面走着,本来一脸羞赧的凌珑忽然眼前一亮,瞄了一眼身边的叶谦,好像看到了机会一样,然后很是顺势的一把搀住的叶谦的胳膊,指着前面兴奋道:“叶谦,叶谦,快看,快看,捏泥人耶!”

叶谦顺着凌珑的手指望了过去,轻声笑着,宠溺的摸着玲珑的秀道:“凌珑,没想到你还喜欢这种小玩意啊!”

凌珑恩了一声道:“是啊,小时候我一哭,爸爸就会买很多小泥人来哄我开心的!”说着凌珑的脸色忽然有几分不自然了起来,感伤道:“哎,现在老房子被拆了,虽然那些坏蛋赔了我们家五百万,但是我爸爸的腿可能永远都好不了了!想想他一辈子都要躺在床上,我就很难过。”

说起自己的父亲,凌珑顿时陷入了一阵伤感当中。

叶谦一愣,差点拍着自己的脑袋,心道:该死,我怎么将这事情给忘记了呢?

认真的看着凌珑,叶谦道:“凌珑,别太担心了,叔叔吉人天相一定会没事的,他的腿也一定会好起来的。”顿声,叶谦继续道:“对了,我认识一名很厉害的老中医,等有空的话我把他介绍给你,也许对你爸爸腿上的伤势有帮助也说不定!”

凌珑立刻激动道:“叶谦,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了,听说那名老中医很厉害的,很多燕京长都找他看病的!”

“这,太好了,太好了,要是,要是我爸爸能够重新站起来那就太好了!”凌珑一阵激动,眼中含着泪花。

说时迟,那时快,凌珑一个转身,郊区贴近叶谦,连忙踮起脚尖在叶谦的脸颊上狠狠的亲了一口,然后迅撤开,低着头,脸颊绯红,声音很小道:“叶谦,谢谢你!”

叶谦轻轻的摸了一下被凌珑亲吻过的脸颊,坏笑道:“嘿嘿,很甜,我喜欢!”

只是一句话却是羞得凌珑抬不起头来,心房不住乱跳,想入非非了起来。

其实叶谦自己就是医道高手,甚至有医死人肉白骨的能力。但是叶谦现在的身份依旧是个高中生,在地球上生存资历还是个非常重要的东西,没有多少人会去相信一个高中生能够有这样神奇的能力。所以叶谦也只能是借着薛青冥的名义说事。

当然了,能够让燕京的长屈身下架前来就医,这在凌珑看来那绝壁的神医啊!感觉自己的父亲有再次站起的希望,也难怪凌珑会一时激动了。

不过凌珑这一吻看似蜻蜓点水,却被身后的秦岚和方妙歌实实的看在眼中。

秦岚已经感觉到了方妙歌浑身的杀气,尤其是方妙歌那捏紧的拳头,以及喷火的双眼,妒火不住的在方妙歌的心中燃烧着。而秦岚这个小妮子不仅仅没有充当救火队长一职,还在边上煽风点火。

“看看,看看,妙歌,我就说吧,这个凌珑可是不简单。在这大街上就开始主动献吻了,要是在那黑黢黢的电影院里面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还好我机智,要不然,叶谦很可能今天就会把持不住,他们两个,然后,然后就……”

方妙歌狠狠的瞪了秦岚一眼,吓得秦岚里哦按忙退了两步,不敢再开口。

不过很快,方妙歌的目光再次投向了不远处的叶谦和凌珑,心中暗自道:哼,我方妙歌的未婚夫谁都抢不走,不就是比大胆,比吸引男人吗?凌珑,我方妙歌是不会输给你的,你给我等着。

叶谦可是没想到凌珑这激动之下的一吻彻底激怒了方妙歌,不管是嫉妒也好,还是不服输也好。那个冰山美女方妙歌是从现在开始心理上就生了巨大的改变。

等叶谦回过神来,再次注意到方妙歌的时候,就顿时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人群中,叶谦随手拉起凌珑的手掌,几步来到了那个捏泥人的摊位面前,然后笑着朝着凌珑的琼鼻上刮了一下道:“凌珑,看看这些泥人,喜欢什么自己选!”

凌珑紧张道:“真的,真的可以吗?”

叶谦豪迈道:“当然了,就算买下整个摊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