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MenuHide Menu

麻豆传媒映画剧情视频百度云

2021年6月29日

时间倒退到几日前。

杜尔加城此时也是一座扼控着鄂嫩河北岸以及前元古驿道的重镇,也已经由木寨改成了一座周长约四里的正式城堡。

接到尼堪的命令后,苏哈立即给镇守尼布楚的岳讬下了命了——在尼布楚的那一千常备军尼堪最后想来想去还是让岳讬管着了。

岳讬接到命令后倒没推辞,立即带着千骑南下了,没几日便到了杜尔加。

此时苏哈已经将在周围的达斡尔三部中抽调了两千部族骑兵,准备在自己离开时由他们镇守杜尔加,并让额尔特部哈拉达巴根负责。

在杜尔加城的兵营里,苏哈亲自在营门口迎接了岳讬——他毕竟在名义上是尼堪的弟弟。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岳讬突然出示了一道用薄绢写就的命令,说是尼堪写的,说什么“兹有杜尔加城守将苏哈心怀不轨、里通外敌,着大汗亲弟岳讬带人拿下,并接管守将一职”云云。

苏哈一下傻眼了,前几日大汗还派人来让自己带兵去呼伦城,怎么会没头脑的出具这样一道命令?

“假的,这是假的!”

苏哈愤愤地喊道,兴许他自认为一直以来对尼堪忠心耿耿,突然遭受这样的待遇实在是太不公平,言辞、举动上便有些不受控制,结果被岳讬当场击杀!

苏哈的脑袋被岳讬一刀斩断了,骨碌碌的脑袋滚到了地上,双目圆睁,一副不甘的模样。

按说以苏哈之勇,身边又有亲卫,是不大可能让岳讬得手的。

清新雪景下的绝美纯白少女

不过苏哈终究是牧奴出身,骨子里对岳讬还是有些畏惧的,同时也没有做什么防备,便让岳讬轻易得手了。

苏哈身边的亲卫都惊呆了,一边是大汗的弟弟,一边是大汗信赖的大将,这叫他们如何是好?

最终“大汗弟弟”的名头还是占了上风,亲卫们最终还是屈从于岳讬了。

岳讬击杀苏哈后,继续打着尼堪的幌子,又在这三千骑进行了大量的军将更换,将玛尔吉部哈拉达之子谢博勒、达斡尔三部之一的鄂嫩部哈拉达阿尔丹提拔为军队的重要将领,各领一千骑。

由于岳讬毕竟是尼堪的弟弟,而苏哈以前不过是依附于乌扎部的一个达斡尔牧奴,岳讬这一出虽然在营伍里引起了轩然大波,不过最终还是平息下来了。

于是岳讬便带着这三千骑浩浩荡荡东去了,一直开到了呼伦城下。

尼堪走后,呼伦城的部族骑兵是由额腾翼率领着,而剩下的两千步军则是由原来的女真阿哈吴应龙暂时打理。

见是大汗的弟弟亲自带着大军前来协助守城,额腾翼想都没想便准备打开城门放他们进来。

“慢!”

不过却被吴应龙制止了。

“这是为何?”,额腾翼可是以前博格拉部的日常负责人,见自己被一个以前的阿哈止住了,说这内心没有火是不可能的。

“哈拉达你看”,吴应龙向岳讬的身边指了指。

额腾翼向下看了看也没有什么不妥。

吴应龙却是一脸严肃地说道:“哈拉达,苏哈将军一直以来对大汗忠心耿耿,怎么会图谋不轨?何况就算让二爷接管苏哈的队伍,我等怎么没有接到大汗的讯息?按说大汗离我们更近,我们应该比岳讬更早知道这个讯息才是”

“何况大汗临行前还说,‘等苏哈来到后,我等一切都要听从他的指挥’,如今苏哈没有来到却来了岳讬,难道哈拉达就不觉得奇怪吗?”

额腾翼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赶紧问道:“你的意思是说……”

“哈拉达,你看”,说着向城下岳讬附近一指,“岳讬前后有好几人,都是索伦人的打扮,不过我来到此地已经好几个月了,对于索伦人还是有些了解的,林中之人与南面的女真人相比,无论相貌还是言语都很像,普通人根本分辨不出来,不过林中人大多并不剃发,最多将脑门的头发剃掉,而将周围的头发保留下来”

“而那几个人帽檐下面并没有露出头发,不过我也见过有剃发的索伦人,这一节到做不得准,哈拉达,我问你,乌扎部都是剃发的吗?”

额腾翼摇摇头,“漠北使马的索伦部落,几乎没有剃发的习惯,老一辈的可能还会将头顶一圈头发剃掉,不过自从大汗上位后这种情形便几乎消失了,因为大汗自己都不剃发,下面的人自然有样学样”

他突然有些醒悟过来,“你的意思是?”

吴应龙点点头,“若是这样的话,这些人的身份就很可疑了,很可能是女真人,不过也有可能是黑龙江一带的索伦人,他们的装束倒是与女真人很像”

城下的岳讬见额腾翼与吴应龙两人磨磨蹭蹭了许久也没开门,不禁大怒。

“城上的狗奴才,见到大汗的亲弟弟还不打开城门,难道想造反吗?”

额腾翼此时已经有了计较,他向下面大喊着:“二爷,本人没有接到大汗的命令,不敢擅自打开城门,不过刚刚已经从北门派出了快马,二爷在城外稍后,最快半日,最多一日大汗那里便有消息”

岳讬大怒,“狗日的额腾翼,你不过是被根特木尔驱逐到林中的野人,侥幸被大汗收留,若是依照从前,你就是我家的牧奴,竟敢对你家主子如此不敬,赶紧打开城门,看在大汗的面上我会放你一马,若是再耽搁片刻,等老子进了城,便是你的死期!”

额腾翼、吴应龙两人却依旧不理不睬,岳讬正欲继续骂下去,他身边一人却止住了他。

不多时,城下三千骑里分出来百骑朝北边去了,城上的额腾翼、吴应龙一见顿时又明白了几分,这时,无论岳讬怎么叫骂,他们都没理会。

岳讬无奈,只得在城池南门附近扎营。

大兴安岭上,尼堪接到苏哈的信息后当即便惊呆了,天旋地转之下几乎从马上摔了下去。

半晌,他才对那南楚说道:“兄弟,你带着两千骑加上三千步军继续向东开进,记住,抵达齐齐哈尔附近时千万不可莽撞,在嫩江西岸扎营,与木寨遥遥相对,有你这么一支劲旅存在,敌人肯定不会力进攻木寨,若是敌人骑兵来攻,你等紧守大营即可,若是步军来攻,你等骑兵立即出击”

南楚心里有些感动,他这是将五千大军都叫到自己手里了,“大汗,你这是要回呼伦城?要不带上一千骑吧,我这一千骑若是碰上蒙古人,可当五千骑使用”

“不了”,尼堪却摇摇头,“你等需要的便是声势,如今大部是步军,只有两千骑兵,本来声势就有些弱,怎可再削减一千?”

“那呼伦城那边?”

“放心吧,常备军对于本汗还是忠心的,我带着三百亲卫前往即可”

尼堪让自己的人与南楚的部队换了衣服,南楚虽有些不解,不过还是遵照尼堪的意思照办了。

当晚,尼堪带着亲卫队不顾疲劳,连夜沿着北大河的河谷地带向呼伦城赶去,半路上倒是碰到了原杜尔加城的一百骑兵,碰到尼堪后二话没说就投降了。

尼堪见到里面还有一些原乌扎部和玛尔吉部的部族骑兵,便问那个带队的百夫长。

“大汗,二爷让我等在山口附近巡逻,若是遇到敌人便要快速赶回去通报”

“苏哈是怎么死的?”

等那人一说,尼堪一下便明白了,心中不禁腾起了万丈的怒火,不过最后他还是忍住了。

“二爷最近有没有与其他人来往?”,他看向乌扎部的一个骑兵。

“是有四五个人前几日到了乌扎部,不过是做什么的我们也不大清楚”

尼堪点点头,看来敌人多半找上了岳讬,想通过他来给自己一个致命的打击。

杀死了苏哈,控制了三千常备军,却是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不过在回呼伦城的路上他有件事一直没有想通,“若是岳讬听信了敌人的许诺,准备对自己图谋不轨,那他们现在顿兵城下是何用意?呼伦城周围到处都是自己的亲信,但凡有人通报了自己他就是死路一条”

快接近山口时,尼堪突然停了下来。

“诸位”,他盯着孙传宇、萧阿林一帮手下,脸色异常严峻。

“呼伦城多半被敌人包围了,兴许前面的山口附近便是敌人的大队骑兵,如今我等只能拐向西南,沿着乌奴儿河绕到呼伦城去”

等尼堪他们一行四百骑抵近海拉尔河的支流伊敏河时,天色刚刚蒙蒙亮,四百骑沿着伊敏河悄悄向北行驶,呼伦城便建在伊敏河汇入海拉尔河的河口附近。

呼伦城的轮廓很快便在晨曦中露了出来。

尼堪一行人向西钻进了一个小山丘。

在小山丘的顶上,眼前的情形让尼堪大吃一惊。

城池的南边就不用说了,除了岳讬的三千骑,又增加了大片的帐篷,按照帐篷少量来看,至少也有两千骑。

五千骑,将呼伦城的南门堵得死死的。

城西,伊敏河西岸,也是大片的帐篷,城东,海拉尔河以南,同样是大片的帐篷,北边看不太清楚,不过按照敌人如此的布置,估计也有大批的敌人在那里。

一边按照五千骑计算,那就是两万骑!

而尼堪身边却只有四百骑!